记录橙子时光的点滴

orangetime

初到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的时候,仿佛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。比利时北部的佛拉芒区主要讲荷兰语,安特卫普本身还高傲的发展了自己的城市方言。和教授学生上课聚餐,当有人开始用英语交谈,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。曾经整整一年我是一栋楼中唯一的亚洲面孔,稀缺成为受欢迎的重要成因。和同事日复一日的神侃,潜移默化中竟已能将英文脱口而出,又学习了荷兰语。一天同事提了个颇为好笑的问题: “你还会说中文吗?” 我立时不假思索的给出肯定答案。然而,回味中竟有梦里不知身是客的一丝惆怅。幸好自己随身还带有几卷典籍,读书总是有益的。在学习交流的过程中,我们逐渐了解当地文化,自己的产业库藏当然不能丢弃。在认为一切都理所当然之前,记录下生活的见闻,希望保留一份好奇心。